女性艺术家:乘着歌声飞翔

来源:中国文化报 | 2022年03月07日 18:10
中国文化报 | 2022年03月07日 18:10
原标题:
正在加载

惑(装置) 刘北立

惑(装置) 刘北立

艺术作品里的中国女性形象变化是时代发展的一面镜子,映射出中国的社会变迁以及文化观念的演变。而女性艺术家则以细腻的感受能力、独特的表现手法,丰富了中国艺术的一片天空。尤其是近年来,女性艺术家群体逐渐明确其价值取向,积极投身艺术实践与文化艺术事业,女性艺术家群体也得到更多的关注与研究。

传统建筑与未来愿景(装置) 2018年  张亦飞

传统建筑与未来愿景(装置) 2018年  张亦飞

一说到女画家,很多人会想到德国的女版画家柯罗惠支。这是一个顽强地占据着人们审美记忆的名字,能与其比肩者不多。

柯罗惠支之所以具有超越了性别和职业的声望,首先是她立足于人性的高度,她的悲天悯人是决不认同对女性一切的偏见歧见,不认同弱者愈弱而强者逞强。她出身既不贫苦也不富贵,因此客观面对现实是她一以贯之的立场,她既厌恶纳粹也不认同激进或革命的标签,所以她用画笔批判一切不尊重生命、不尊重人的主义和行为。居里夫人用思想与智慧、特蕾莎修女用义举与善行、李清照用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离愁,来表现自我的真实,柯罗惠支则是用艺术、用爱在自我真实的路上高歌人性的光辉。

花儿与侄女(油画)  80×100厘米  闫平

花儿与侄女(油画)  80×100厘米  闫平

因为历史的尘垢与社会的现实,中国女性的绘画一度既不热闹也不显赫,有的女画家常常因留学背景而当了它山之石,权贵人家的太太小姐打发无聊时光时的描花写草很难成篇入册,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礼教不知湮灭了多少才情逸趣,女版画家更是凤毛麟角,无论传统版画,抑或新兴木刻运动起始的现代版画,都难觅到她们的芳踪。中国现代专业美术教育的实施和普及,才终于为中国女版画家提供了可能,学院教育培养的女版画家也终于让刚性的版画语言有了柔性的因素,女版画家的创作以其极具个性魅力的表现而越来越多地成为中国当代版画不可或缺的佳构名篇。

卓玛的玫瑰(版画) 30×30 厘米 2000年 邹晓萍

卓玛的玫瑰(版画) 30×30 厘米 2000年 邹晓萍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国家的发展,中国女版画家的创作打破了传统中男版画家一统天下的格局,正在形成独具魅力且平分天下的现实。版画既没市场也少拥趸,但并不影响真正欣赏版画、挚爱版画的女画家,是她们的存在,让中国当代的版画以更丰富的新颜展示着艺术魅力,是版画的存在,让她们更自信和自觉。如果柯罗惠支在旧时代的黑暗中是以人性的光辉照映人心,今天中国的女版画家则是在新时代的阳光里,以生命的优美感动着人们。人性在文明进程中的每一步,都是进步,生命在衍化时的每一回都在进化,女版画家的创作更敏感于进步与进化的精微,尽精微而至广大,道中庸才极高明,文明之旅的流光溢彩与婀娜多姿尽在女版画家的纸上刀下。平版的弥漫、凸版的倔犟、凹版的细腻、漏版的缤纷,都可以是女版画家的园圃花坛,角刀的尖刻、圆刀的练达、平刀的质朴和斜刀的执拗,都变成她们得心应手的表现语言。相对于自新兴木刻运动以来匕首投枪、剑拔弩张的版画,是女性让版画更俊俏更妩媚,战地的硝烟不再,园圃花坛的芬芳就是必然,社会已不再剑拔弩张,版画也在超越匕首投枪。版画的语言因物质的属性而坚硬刚劲,但版画的审美却可因人性的丰富而沆瀁莫究,即便是硬性的语言由着硬性的男人去操持和表现,也不可能僵持太长僵硬太久,也有对柔软馨怡的诉求和渴望,女性版画的存在便为刚柔并济做了贴切的注脚和完美的诠释,她们存在的价值完美了版画艺术的价值,她们表现的意义丰满了版画审美的意义。

表现与被表现,女性的艺术行为正在完成反客为主的历史蜕变,从被说、被看,到被表现,女性被动角色的根源是父权男权的遗患陋习,昨夜小楼听风雨、花落花开两不知的时代,甘于配属三从四德的落魄历史一去不返,新的时代给予女性觉悟的机缘,时代也升华了女性的自我意识。相对于男性的动,女性更善于静,动如流水,流水无形,静如渊潭,静水留影,女版画家正是在自觉或不自觉的艺术表现中,发现自我、完美自我、深刻自我。注重技术细节,强调语言个性的版画,似乎更能满足她们与审美精神的联结,手段的个性、语言的独到、表现的特殊让她们避开喧嚣,沉浸在惬意的语境中,沉浸在飘逸的思绪上,沉浸在情感的世界里,外人看女画家常常觉得有一种异样的美,那是女画家自我欣赏、自我肯定的溢出,也是因为美先自美,才可能惠及他人、美遍天下。(代大权)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艺讯推荐 更多>>
央视画廊 更多>>
正在阅读:女性艺术家:乘着歌声飞翔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