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为生存而祈祷——中外美术作品中的自然灾难场景

艺讯 美术报 2021年08月05日 15:3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克劳德·莫奈 暴风雨中的国会大厦 81.5×92cm 里尔美术宫

克劳德·莫奈 暴风雨中的国会大厦 81.5×92cm 里尔美术宫

  ■王川(镇江市作协名誉主席、江苏省版画家协会原副会长)

  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既相依又相悖,人类依附自然生存,在自然中获取生活资源,自然给人类以孳乳,养育着人类。人类视自然为母亲,尊之如父执。然而自然与人类的关系很复杂,时而风和日丽,天朗气清。时而又风雨骤至,山崩地裂。

  更多的时候,自然是人类的朋友,自然是画家取之不尽的艺术宝藏,表现不完的艺术对象。美丽的山川草原,高山峻岭,都被他们纳入画中,法国的巴比松派、印象派、印象派后、英国的风景画派,俄罗斯的巡回画派,以及中国和日本的山水画,无不用自己的画笔来为自然作讴歌,把它的壮美景色变为艺术。这时的自然,是处女般美丽温柔的,它与人类歌、对人类笑,与人类语,作尽万般千状样。画家习惯了晴天丽日,风平浪静,即使自然出现一些暴风雨雪,也会把它作为特殊的景观欣赏。无论是中外,都有画家在情绪怡然地画着雨景、雪景。多雾多雨的伦敦就孕育了水彩画,无数的画家画了雨中景色,富有情韵。甚至暴风雨来临之前之后,都有多位画家在画,俄罗斯库因芝有一幅《雨后》非常有名,雨霁天晴,还是乌云滚滚如城堡,压在天际,一缕阳光从云层中射出,斜斜照着田野,瑰丽灿烂。

透纳 暴风雪:暴风雪中汽船驶离港口,在浅水中发出信号,作者本人置身于船上(局部)

透纳 暴风雪:暴风雪中汽船驶离港口,在浅水中发出信号,作者本人置身于船上(局部)

  只要不是暴雪成灾,画家们还是乐意去画的,西画中的雪景众多,北欧和加拿大的画家有画冰山和雪崩的画。俄罗斯画家希施金的《人迹罕见的北方》,画出了高纬度的极寒天气。中国古人也喜画雪景,王维就有多幅画雪的作品,被后人称为是“雪景之祖”。范宽的《雪景寒林图》、宋人的《雪溪行旅图》和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郯溪访戴图》以及无数雪景画,都画出了极端天气下人类的生活情景,只要不妨碍人类的生活,不危及自身的安全,人们还是愿意与自然相处的。

  但中国画不是严格写生的,也缺少主题画,因此画自然灾害的画作不如西方为多,而且在画中对于气候的表现并不充足,也不写实,只是作为一种意象在表现。因此少有灾害性的自然现象。

  自然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暴君”,时时以它暴戾莫测的脾气给人类以威胁:风暴、冰雪、洪水、飓风、火山、海啸、严寒、灼热、地震、瘟疫,无一不给人类以致命的打击,顷刻之间就能把他们生存的环境毁灭。

  艺术家既以表现自然为天职,当然也会把这种面貌的自然描绘上画面。自然的灾害是丑恶狰狞的,比较起平静的自然来更有个性,更有特点,善于捕捉特殊形象的画家们当然不会放过。因此,在世界画库中,表现自然灾害的画作不在少数。

  地震应是对人类危害最重的灾祸,它造成的烈度极大,影响面极广,世界上有无数因地震而毁灭的城市,洛杉矶、唐山、神户都是。但如果地震是因火山而引起的,那造成的灾害更会严重十倍,庞贝就是典型的一例。

  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的一次爆发,把位于山下的庞贝城完全毁灭。无情的灾难把一切火热的生活封存,把它们化为历史、变成化石的事实固然令人惊悚,但它的故事也为无数的艺术家提供了想象的空间,那种生命消逝于瞬间的戏剧化过程确是可以创作出动人的艺术作品。《庞贝城的末日》就是其中成功的一例。俄罗斯画家勃留洛夫以他非凡的想象力和超人的表现力再现了这一历史性的灾难瞬间。他把早已定格在两千年前的历史用艺术进行了回放,选择了“末日”作主题,来表现那动人心魄的一刻,使这幅作品成了名作。

  日本也同样饱受火山和地震之苦,但这种灾害出现在他们画中的机率很小。加山又造有一幅《火之岛》的画,画着一座火山岛,纯用红色画成,海水赤红,岛上火山爆发,岩浆喷涌,炽热奔腾,彤云密布,俨然是一片火的世界。然而这幅画并没有画出“灾难”,画家只是在“隔岸观火”,是在欣赏火山岛的美景。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爆发的火山没有伤害到他的安全,这是因为距离产生了美。

米开朗基罗 创世纪——洪水 壁画 西斯廷礼拜堂

米开朗基罗 创世纪——洪水 壁画 西斯廷礼拜堂

  借助于航海大发现之力,欧洲的画家也多于表现海洋,从古希腊起,西方表现海上灾难的画作不在少数,很多画家都以画海而著名,《九级浪》和《梅杜萨之舟》等都是其中的佳作。英国也是岛国,透纳就是以画海而出名的,他本是一位“旅游画家”,经常外出对景写生,画成油画。他笔下画有一系列的海景,如《暴风雨:汉尼拔率领大军跨越阿尔卑斯山》,就是表现迦太基的名将汉尼拔在翻越阿尔卑斯山与罗马作战时遇到的冰雪极端天气,这虽是一幅历史画,但却是“大风景小人物”的山水画。他也画过《遭雪崩破坏后的小屋》,画着因雪崩而引起的落石,轻易地就砸毁了一座简陋的小屋,显示出人在面对着超然的自然力量时的无助。他的代表作是《暴风雨:暴风雨中汽船驶离港口,在浅水中发出信号,作者本人置身于船上》,从这个很长的副题来看,他是这场自然灾害的亲历者。这幅画上的海浪肆虐,漫天卷起,画面已成抽象,然而气势撼人。

  除了物理性质的灾害之外,瘟疫是人类最大的生物性灾害。欧洲的黑死病和鼠疫曾夺去了数亿人的生命,其实在此之前和之后,其它多地都曾爆发过。马赛美术馆有一幅《希腊底比斯的瘟疫》,是法国画家加贝特的作品,画中多名妇女染病躺在街头,奄奄一息,有的儿童已经在她的怀中死去,背景是希腊典型的建筑,一位长官模样的男人扶着他的爱人正在巡视灾情,脸色凝重。美术馆里还有一幅大卫画的《圣洛克为了治癒瘟疫向圣母求救》,借《圣经》中的故事来表现了一种善良的祈愿。

武永年 风雨欲来的东海 54×38cm 纸板油画 1983年

武永年 风雨欲来的东海 54×38cm 纸板油画 1983年

  面对着自然的灾难,人们表现出的并不完全是坚强,大多数是恐惧,因为在大自然面前,人毕竟太渺小了。自然的灾难毁掉了人们的家园,但更多的是留在人们心底的压抑和恐慌,人们有理由感到恐惧。面对灾难,人们无助地伫立那里,等待着命运的裁决,悲痛欲绝地忍受着不可慰藉的伤恸。

  罗马尼亚绘画大师巴巴在晚年反复在画“恐惧”的主题,用多幅画作表现出来,有的是表现身为万乘之君的一国之王,竟然发了疯,深夜里蹑墙行走。有画着一群惊恐的农民,在黑色的天幕下匍伏祈祷。有画着一群人围着刚从绞架上放下的基督在恸哭。最著名的一幅叫《恐惧》是一群人在聚集悲号。

  他们为什么而恐惧?巴巴说:“我的《疯子国王》和《恐惧》都是在这种夜晚的混乱状态中产生的创作灵感。他们都在为生存而祈祷,使我意识到了为命运而战的意义。”巴巴一生活了九十岁,经历过两次大战,经历过政权更迭,也经历过布加勒斯特大地震,多灾多难,在他的心底造成了深深的阴影,他所产生的恐惧,既有政治因素,也有自然因素。

  自然灾害在威胁着人类的生存,画家们通过他们的艺术来描绘这一画面,他们为命运而战,为人类以鼓舞,为生存而祈祷。这才是人类面对自然灾害时所取的正确态度。

书画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央视画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