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溯源、融汇与解放——观“周而复始:综合材料绘画学术邀请展”

看展 中国艺术报 2021年05月12日 17:3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修复历史-辛丑1901(综合材料) 姚尔畅

修复历史-辛丑1901(综合材料) 姚尔畅

  综合材料绘画艺术是一个充满生机、拥有无限创造空间的领域,“周而复始:综合材料绘画学术邀请展”所呈现的这些作品,虽然远远不能涵盖综合材料绘画艺术领域众多的作家和流派,然而就入选作家的作品而言,已向世人展示出中国艺术家的巨大的创造力和对当代综合材料绘画语言充分的驾驭能力和丰富的语言表现力,从其中也可以清晰感受到作家创作心态的沉静与自信,这是难能可贵的,这是进入21世纪第3个10年之际,中国综合材料绘画艺术领域前沿艺术家的一次精彩的集体亮相,其学术意义不可估量。


  融汇与“打破”:“去疆域”与架上绘画艺术的解构与创新

  很多研究者不赞成把综合材料绘画看作是一个新的“画种”,我对这种观点深表赞同。今天,各种绘画艺术的界限正在被打破,从而出现各个绘画领域相互融汇、相互交叉的局面,那种“画地为牢”“诸侯割据”的“占地盘”的传统绘画思想已经落后于时代了。不仅各个绘画艺术领域在交叉,而且要古今融汇、中西融汇,充分打破界限,正如南朝谢赫所说“迹有巧拙,艺无古今”,只有超越古今之界限、中西之界限,才能达到“上下与古今同游”的境界。

  从此次展览来看,这个趋势已然非常明显,传统的油画、水墨、壁画、雕塑等艺术形式之间的界限正在被“消解”,架上绘画的概念也正在被“颠覆”和“重构”,装置、雕塑技法、声光电现代技术的介入、多媒体的综合使用、心理学的嵌入、实物场景的运用,这些多元的表现手法已经很难按照传统学科分类来定义,架上绘画的所谓“绘画性”这一概念被充分地拓展和扩张了。

  今天,“去疆域”已经是一个清晰的历史潮流,而绘画艺术各学科、各画种之间的充分交叉融合,各种绘画语言和绘画材料的充分综合融汇,必将促进架上绘画的进一步革新与创造。此次展览中,《丝路华章》用无数卷轴堆积、挤压、褶皱、扭曲而形成紧张的画面感,这些古老的卷轴纸张枯黄,呈现一种金属的质感和色彩,既有雕塑的视觉效果,又有富有冲击力的“绘画性”,同时又有隐喻功能极强的装置意味,然而雕塑、架上绘画、装置这些既有的任何概念又难以准确地定义它,它融合了这些不同的艺术概念和形式,同时又消弭了各个概念与形式之间的“疆域”。孟禄丁的《元速》、邱积钏的《源代码·夏日头条》等,也都具有类似的特征,是将材料、技法、艺术呈现和思想性结合得比较好的一批作品。

元速(综合材料) 孟禄丁

元速(综合材料) 孟禄丁

  解放与自由:从材料和工具的解放中获得艺术和生命的自由表达

  综合材料绘画艺术在形式(材料和技法)上,打破了传统艺术各门类的既定疆域,实现了学科和艺术的融合;然而从更深的哲学和心理学层面来说,综合材料绘画艺术的精髓,乃在于使作家从材料和工具的解放中获得更大的创作自由。这是作家解放自我的过程,这种解放自我的快感乃是艺术创造最大的快感源泉之一。

  综合材料绘画艺术使得画家可以不受材料和技法的拘束和牵制,享受童心和游戏的快感——油画、水墨、雕塑等艺术形式的区分已经不重要,创作者手中的工具也不重要,他随心所欲,他关注的只有艺术效果和艺术思想的表达,而不关心采用何种材料、运用何种工具,使他的整个身心获得了一种解放和自由。这就是综合绘画材料所带来的真正的革命。

  人类之知识与艺术创造,既有日神之理性,又有酒神之陶醉,只有把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结合起来,才能创造伟大的艺术。综合材料绘画艺术的创造本身乃是尼采所说的“酒神之陶醉”之成果,因为它不拘于一种表面的程式,不被材料和技法所羁绊,“直造先天未画前”,直接进入艺术的本质。

  要进入综合材料绘画的境界,首先要从哲学层面理解“童心”,理解“复归于婴儿”,理解“酒神精神”中的陶醉,从而找到一种烂漫的、陶醉的、忘我的、不顾一切唯有纯真本体的自由表达方式。有些画者,虽然在尝试综合材料,然而却始终被现有的、固定的、僵化的“模式”所牵绊、所拘系、所羁绊,所以貌似新颖甚至怪诞,实则陈旧俗陋,其原因在于他没有进入这个纯粹的、解放的、空灵的、无所羁绊的“童心”境界。所以他扭捏,他矫揉,他左顾右盼,而没有自己的“真精神”。综合材料绘画艺术乃是接纳一切、解构一切,认知一切、而又否定一切,萃取一切、而又抛弃一切,最终达到创作者的精神上的完全自由和解放。

  从这次展览中,可以感受到,中国艺术家藉由综合材料而获得的“表达自由”正在迅猛增长,一种“呈现自我”的自信也正在悄然增长,在“周而复始”展览中,便可以清晰地捕捉和感受到这一潜在的心理趋势。

  文化自觉与中国综合材料绘画主体精神之构建

  在欣赏优秀的综合材料绘画艺术作品的时候,我们往往看到,富有冲击力的绘画语言和绘画背后的思想精神境界是合二为一的,它们相互激发,相互呈现,相互造就;然而我们也会偶尔看到只注重材料和技法的新颖(甚至从消极的一面说是“怪诞”)而忽视思想性的作品,这些作品所传达的“美感”往往是肤浅的、贫弱的,其思想性的匮乏影响到其艺术境界的提升。因此,在综合材料绘画领域,作家必须超越材料与技法,重视思想与哲学的表达。当然,绘画艺术不是一堆抽象的、枯燥的观念与思想,艺术也不等同于哲学的思辨,但绘画艺术必然藉着一定的艺术形式表达一定的观念与思想。

  在绘画艺术的四位一体的结构之中,“材(材料)-技(技法)-艺(风格)-道(哲学与文化)”有其不同的功能。“材”和“技”是手段,“艺”是绘画之美学效果与美学境界,而“道”是绘画之精神和哲学内涵,代表着绘画作品的精神性的高度。要达到精神性的高度,就必须深入到民族精神的深层基因中去探求,每一个伟大的艺术家都在不知不觉中触到了民族精神之根、之魂,才真正进入了艺术表达的“精神性”的高度。如果我们能够看出某些当代综合材料绘画作品之思想苍白,那么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暗示出这些画者还彷徨徘徊于整个民族精神传统的殿堂之外,还没有找到与这个伟大传统“融接”的“精神脐带”,还漂浮在这个伟大的文明母体之外,无所归依。

  要使综合材料绘画走进中国文化艺术传统之中,融入中国文化艺术精神的悠久洪流之中,嵌入到中国人千百年的伟大艺术创造的有机体中,才能彰显中国综合材料绘画的主体精神,也才能使中国的综合材料绘画有源源不竭的生命力。而如果找不到我们与传统之间的血肉关系,如果将我们与传统生硬地断开,则我们将永远无法安顿中国综合材料绘画的“文化基因”和“文化属性”,我们就会游移在这一伟大传统之外而无所依归、无所栖居、无所着落,成为“丧家”的凄凄惶惶的“精神流浪者”。

  当然,在这一过程中,综合材料绘画艺术本身必然经历漫长的探索和自新过程。在致力于构建中国综合材料绘画的“主体性”的过程中,创作者需要从边缘心态走向主流心态,从另类姿态走向主体姿态。自觉的疏离固然可贵,然而对一个时代的担当与引领更需要识见与勇气。综合材料绘画的艺术家要表达时代的大主题,回应时代的大关切。此次展览中,姚尔畅的《修复历史——辛丑1901》等作品,就是在自觉地运用综合材料绘画,来切入重大历史事件的再审视与再解读,体现综合材料绘画对时代巨变和时代主题的关切。

  相关链接

  “周而复始——综合材料绘画学术邀请展”(北京站)举办


  本报讯(记者 杨阳) 由中央美院申请和主办的“周而复始——综合材料绘画学术邀请展”(北京站),作为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的收官展,于近日在中央美院美术馆进行此项目第6站的巡回展出,并举行结项仪式及“中国综合材料绘画语言主体性精神”学术研讨会。

  “周而复始——综合材料绘画学术邀请展”的展览内容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中央美术学院自1995年成立材料工作室至今的教学研究与实践的优秀代表作品;二是近20年来,社会蓬勃兴起综合材料艺术所产生的代表性优秀作品。该展览汇集了全国优秀综合材料绘画作品100余幅,代表了该画种在国内的发展水平。参展艺术家有潘世勋、胡伟、胡明哲、张元、丁方、王璜生、杨劲松等一批活跃于此领域的代表性艺术名家、学术带头人,也有在全国各重要艺术机构和教学单位综合材料学科的创作骨干和教学骨干。

书画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央视画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