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12秒,12座

资讯 来源:央视网 2020年09月07日 11:3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在9月3日晚的总台特别节目《胜利时刻》中,出现了这样一处特别设计——

       主持人和嘉宾身后的大屏幕上,每隔12秒,就有一滴水从高空落下,“滴答”,声不大,却召人心魄……这12秒,这水滴,这跌落,意味着什么?

       真相,比时间残忍。

       这意味着,30万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在那场持续6周的人间浩劫里,每隔12秒就有一人殒命。“滴答”,消逝前的最后一声呜咽。

       每一个12秒的到来,我们束手无策。

       30万,具体而心疼。每一位遇难者的遭遇,是长在国人心上的泪点,也凝为了一座座永恒。

       凡是到过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除了被名为“12秒”的装置叩击过灵魂,也为途经的12座“无声呐喊”的雕塑震撼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南京大屠杀组雕”的创作者、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同我们回望了那段炼狱般的创作心路。

       扶泪追昔,为的是永矢弗谖。



《魂兮归来》——创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大型群雕记

       ■作者:吴为山

       我接受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创作设计大型组雕,是在2005年12月15日,是“大屠杀”祭日——12月13日的两天后。

       雕塑 《家破人亡》丨走进纪念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尊雕塑:受难的母亲怀抱着死去的孩子仰天长啸。这尊雕塑高达12.13米,意喻1937年12月13日日军发动南京大屠杀。这位母亲,就是祖国母亲的象征,脚踩大地,永远不屈。

       时值寒冬,北风凛冽。我心情沉重仿佛时间倒流到1937年那血雨腥风的岁月,那逃难的、被杀的、呼号的……那屠刀上流下的鲜血正滴入日本军靴下……

        《逃难》组雕①-求生丨“1937年12月13日,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开始了!手无寸铁的平民啊,逃难,是求生的唯一”痉挛的手,是面对日军血腥屠杀时,一种极度惊恐的状态。

       《逃难》组雕②-挣扎丨“一个无奈的知识分子临终前的挣扎:惨啊,我可怜的妻!恶魔奸了你,捅了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我恍惚走向南京城西江东门,这里是当年屠杀现场之一。白骨层层铁证男女老少平民屈死于日军的残暴里。而今纪念馆扩建又在地下挖出一批尸骨。

       虽然这一带已是住宅群立,各机构新楼布列。但冥冥中不乏阴风、冤气。极目西望长江滔滔,平静中有巨大的潜流,俨然三十万亡灵冤魂的哀号。

       《逃难》组雕③-孤儿丨“失去双亲的孤儿,在禽兽的杀声里,在尸横遍地的巷道里,在已经麻木了的惊吓与恐惧里……”

       自一九八二年我求学来到南京至今的二十多年间,我常常陪友人,国际来访者甚至日本同行来此凭吊。我们也常常可看到日本人士抱着忏悔和赎罪的态度在献花。

       我觉得这是每位有良知的人类一分子应有的历史态度。这种带着人性真善情怀而生发的悲剧意识是人类和平的心理基础。

       《逃难》组雕④-母与子丨“逃啊!恶魔来了……”

       然,也有不解,《朝日新闻》记者问,六十年过去了,中国为何还不放过“大屠杀”事件!

       我的回答只能是:以史为鉴,则后事可师矣。

       《逃难》组雕⑤-祖孙丨“十三岁的少年背着被炸死的奶奶,逃难——逃难——逃难——”

       类似世界近代史上的三大惨案——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法西斯大屠杀——广岛原子弹爆炸——南京大屠杀,在未来人类会重演乎?

       在当今和平环境中提出这个问题似乎耸人听闻,但细想则是令人忧心忡忡。

       《逃难》组雕⑥-老母亲丨 “八十岁的老母啊,赶快逃离恶魔的血腥”这尊母子逃难的雕塑取材自《日寇暴行实录》京沪路上一对母子难民,满目疮痍,去哪里寻一方安宁?

       是站在南京看待这座城市的血泪,同情当年市民的苦难遭遇;或是站在国家民族的方位,看待吾土吾民所蒙受的劫难?我认为只有立足于人类、历史的高度来正视、反思这段日本军国主义反人类的兽行,才能升华作品的境界,超越一般意义上的纪念、仇恨。
 
       今天的中国日益强大,今天的世界日趋文明,中国有自信来倾诉历史的灾难与蒙受的污辱。作为受辱者,中国有责任控诉战争,有责任告诉世界,和平是人类精神所栖。一个遍体鳞伤的弱国是没有能力祈求和平的!因此凝固平民悲怆的形象,表现祖国母亲蒙难,呼唤民族精神崛起,祈望和平应当是整个作品的表现核心。

       《逃难》组雕⑦-圣洁丨 “圣洁的灵魂岂容禽兽的凌辱?!只有死!只有死!只有死可洗去这污浊!!!”这是当时千千万万个无助女子的象征。

       有许多建议几乎是一致的意见:入馆处表现屠杀的惨烈,尸骨成堆,尸横遍野。主建筑下面血染成河。我则认为,纪念馆处于街区,在喧闹的现代商业、人居环境中,世俗生活情感与惨痛历史悲剧之间需要过渡。雕塑应当一目了然而又层层引人进入,悲情意识由内而生发。因此,叙事性、史诗般群雕组合可产生这样的感情交响,波澜跌宕,起伏壮阔。它超越一般意义上灾难的描述,痛苦的诉说,在这史诗中所生发的美,足以鞭挞丑恶、罪恶,足以从灵魂深处渗入,而荡涤人类的污浊。

       在这恢宏的精神意象辐射下,一个强有力的旋律在我内心油然而生:高起——低落——流线蜿蜒——上升——升腾!它对应着:体量、形态、张力产生的悲怆主题《家破人亡》,继而是各具神态、体态、动态的《逃难》群雕(十组人物),再继而是由大地发出的吼声,颤抖之手直指苍天的《冤魂呐喊》。

       《逃难》组雕⑧-小孙儿丨“纵火、抢劫、强奸、活埋……三个月的小孙儿也被那恶魔杀了。”

       我常常在思索,如真的存在灵魂,那当年的受难者会是怎样地告诉今天的人们,他们身心的创伤?!
 
       我曾访问遇难幸存者常志强,这位亲眼看着自己母亲被日本人刺死,亲弟弟泪水、鼻涕与母亲血水、奶水冻凝一起。时光已逝去七十个年头,可这位八十岁老人仍然声泪俱下,噩梦未醒。

       《逃难》组雕⑨-喂奶丨“寒冷、惊恐将这哭僵的孩子凝冻!可怜的宝宝怎知母亲已被捅死 血水、乳水、泪水 结成永不融化的冰” 对着母亲与弟弟的尸首嚎啕大哭的孩子,就是常志强。

       我有一个强烈的欲望,要复活那些受屈的亡灵。
 
       纪念馆内那些头盖骨上的刀痕,那被砍断的颈骨,那儿童骨头上的枪眼……

       那在光天化日下被剥光衣服的妇女的哀哭,身上还投射着日本军帽的影子;

       那被反绑着双手、跪着,刹那间,身首已分的俘虏;

       那被集体活埋的妇女、青年,在日本兵铁锹覆土的间隙,昂首不屈的男子……

       在我不平静的创作遭遇里,无数彻夜难眠的夜,我甚至走在南京旧城区,也不自觉听到轰鸣与刺杀的哀鸣!

       《逃难》组雕⑩-抚魂丨“一个僧人逃难的路遇:啊,闭上眼睛,安息吧!冤魂!可怜的少年!”

       试想,纪念馆的大门就是攻陷的中华门,如果每个进馆内的人,相遇了这批由城内而逃出的亡灵,这当是历史与现实,幻觉与真实,灾难与幸福,战争与和平的相遇。
 
       我将这10组21个人物置于水中,与行人及建筑若即若离,营造时空的对语。尺度近乎真人,从感觉世界里与观众互为参与。他们中有:妇女、儿童、老人,有知识分子、普通市民、僧人等。

       最为让人悲怜的是常志强的母亲将最后一滴奶喂给婴儿;最为勾起回忆的是以儿子搀扶八十岁母亲逃难的历史照片为原型的创作;最为令人惊恐的是那被日军强奸的少女为一洗清白而投井自尽;最为引人沉思的是僧人为死者抹下含冤的双目……

       这二十一个人物,虚实错落形成悲烈的曲线。雕像为银灰的色质。迥然于见惯了的青铜、古铜色,它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空冤魂,是弥天恐怖中逃出的难者。

       雕塑 《冤魂呐喊》丨这座13米高的雕塑似被军刀劈成两块不规则的“山”,左侧的“山”,冤魂手指苍天发问,右侧是无辜百姓被残害场景。整个造型有不稳定感,造成视觉与心理上的压迫与震撼,预示反抗。

       整个组雕,没有出现一个日本侵略者的形象,皆表现我遇难同胞,表现我中华儿女。

       2007年12月13日开馆前后,有许多日本观众和记者在雕塑中专门寻觅他们先辈的形象。据说,中国文艺作品(尤其是电影)中所刻划的“日本鬼子”大令今天的日本人伤感。而在这组组雕中,从遇难者群像的惨烈足以佐证日军之凶残与兽行。日方记者无可挑剔——

       在于我们是以和平祈望而塑魂的。是为纪念我同胞而塑魂的。它的潜台词则为: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

       塑造手法中刀砍、棒击、棍敲与手塑相并用,其雕痕已显心灵伤痕,是民族苦难记忆,是日本军国主义暴行的罪证记录。塑造的悲与愤产生速度与力量,在《辛德勒名单》的主题音乐的回响中完成每一个形象……为此,我写下:

我以无以言状的悲怆 追忆那血腥的风雨,

我以颤抖的双手抚摩 那三十万亡灵的冤魂,

我以赤子之心 刻下这苦难民族的伤痛,

我祈求,

我期盼,

古老民族的觉醒!

精神的崛起!

书画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央视画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