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诗书画印彼此融合——水墨漫画中的“文化之巅”

资讯 美术报 2020年06月28日 11:1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梁楷 李白行吟图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梁楷 李白行吟图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当我们观赏一幅水墨漫画时,运动的眼球会先让目光扫过整个画面,再把视点落在感兴趣的地方,同时,视觉判断就开始了——判断画上的内容、落款,印章是不是处在一种协调状态。中国传统水墨画经过长时间的发展,融入了人文、哲学和书法等艺术,已经成为中国独有的一种绘画形式。

  与西方绘画不同地方甚多,最明显之处就是“留白”,水墨漫画传统上不加底色,留白比较多,而“疏、密、聚、散”称为留白的布局。在留白之处,以书法、诗词、印章等来补白。书法,苍劲有力、雄浑华滋,体现用笔功力;诗词,往往代表主人的心声,一句好诗能表现作者的内涵和学养,亦能起到综合画面构图的作用。从印文中也可反映出作者心态及当时的环境,好的印文配以好的雕刻刀法,盖在字画上,使作品更添光彩。于是乎,“诗书画印”构成一幅画,其中彼此让位、取舍、互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水墨画+漫画=水墨漫画吗

  就水墨漫画而言,有人说水墨画+漫画=水墨漫画,有人说不等于,具体孰对孰错,不得而知,或许各有各的道理,它讲究浓、淡、干、湿、皴、擦、点、染,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和经营位置。与西画相比,水墨画更趋向于文化性和意向性,在表现技法上更倾向于平面性和装饰性,这就使得其层次感和空间感的体现,对经营位置的依赖性更为重要。

  比如南宋时期的画家梁楷,减笔画的创始人,他受儒、道、释三教思想影响,师法画家贾师古,书画不拘法度,其泼墨式作画,无形胜有形,用笔极简,尽显个人风采。比如他的《李白行吟图》,可数的几道墨痕,就勾画出李白的形象:方折的额头、劲直的发丝、微翘的胡须、略仰的下颌及背在身后的双手,诗仙豁达直率的个性一目了然。整幅画,没有哪一笔是多余的,简单至极却异常生动。以现在的眼光看,无疑是经典水墨漫画。

  再如明宪宗朱见深的《一团和气图》、明朝画家李士达的《三驼图》、明代书画家徐渭的《驴背吟诗图》、清初八大山人的《孔雀图》、清末画家任伯年的《钟馗图》等等。当代有名的书画收藏家邓拓在《燕山夜话》中也指出:扬州八怪罗两峰的《鬼趣图》、明末金陵八家龚半千的《财神图》等作品亦属于中国古代漫画的范畴。这些诸多“寓意画”或“谐趣画”具有讽刺幽默意味的作品,虽然不以漫画的名称出现,却具有漫画的思维和灵魂,属于极具代表性的中国水墨漫画。

李士达 三驼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李士达 三驼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画龙点睛 不宜剑拔弩张

  中国人讲究含蓄低调,故此水墨漫画在表达方式上,不宜剑拔弩张,要曲折迂回,要有味道,耐人寻味,要有可延续的思考空间。把握分寸,假如讽刺力度不足,就无法构成社会批评;如果用力过猛,咄咄逼人,容易夸大矛盾,失去漫画的幽默感。

  当然,题款文字要切合画的内容,和画不即不离,但又不能贴得太紧,变成画的说明书,而要引导观者思想到画幅外面去。除了补白构图外,可深化主题,起到画龙点睛之效,令人有醍醐灌顶之感。比如齐白石,一生画过多幅不倒翁,最早于1919年,以单一墨色画侧面,不倒翁戴官帽,画法拙稚拘谨,到了后来变为通体遍黑,面部染赫,鼻梁与折扇留白,并在画上题诗讽刺官场,“乌纱白扇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汝忽然来打破,通身何处有心肝”,一幅画加上一首妙趣横生的诗,把腐吏的丑陋以玩笑的态度揭示出来。

  何为古诗新画

  传统艺术要不断跟随时代创新,不断与现代人生活发生关联,才能更好地传承。丰子恺是集大成者,他笔下的漫画充满了浓浓的人文关怀,风格清新,带给世人真诚的处世话语,并在传统的笔墨基础上进行创新。散文家俞平伯认为,丰子恺是用西洋画笔调描绘中国诗境的第一人,“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

  看他的漫画让人不由得想起陆游那句诗“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出自《示子遹》),丰子恺的成功不仅仅因为他是画家,更因为他是品学极高的文人,尤其诗词修养之高,近代罕见。他自己曾说:“余读古人诗,常觉其中佳句,似为现代人生写照,或竟为我代言。盖诗言情,人情千古不变故为诗千古常新。此即所谓不朽之作也。余每遇不朽之句,讽咏之不足,辄译之为画。不问唐宋人句,概用现代表现。”这种古诗新画、诗画结合的方式使得其漫画看似简练,却富有内涵,诗的情感与画的意境做到了完美融合。

  对于金石篆刻,他也有心得,在其《艺术修养基础》一书中,将艺术分为十二门类,金石就位列第三。书中说:“金石是在小小的图章中雕刻文字,分厘毫发都要讲究,在一切美术中是最精深的一种,其性质介乎书法与雕塑之间,亦可以说是雕塑的一种。”也曾说“书画同源,而书实深于画,金石又深于书”,他本人的书法以及篆刻作品,兼魏碑与章草之妙,天真有意趣,辨识度高,这为其水墨漫画打上极富鲜明的个人特色。

  不只是文人士大夫的审美追求

  画比龙、印点睛,印章在提升水墨漫画艺术作品的质感美感方面,不是他物可以替代的,除了布局、敛气之外,还发挥一项重要作用——身份标识,漫画家们意识到要在作品中留下区别于他人的独特印记,就在其中印上自己的名字章,起到了很好的身份标识作用。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林丰俗告诫晚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画家靠手艺挣钱,无可厚非,但要认真,印章盖下去就是你的脸面,马虎不得。不要忽悠人,更不能忽悠自己。”

  诗书画印,已经渐渐融入了近当代画家的创作中,并成为了他们的标志。不断求新求变,既是对传统的继承,又是一种开拓创新,其重点就在于文人精神上面的延续。“诗书画印”的结合已成为无法拆分的一个新的专用词语,一如“琴棋书画”般,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直指文人士大夫阶层的生活及审美追求。书画艺术评论家姜澄清先生在《文人、文化、文人画》中称其为中国“文化之巅”,对于水墨漫画亦不例外,“诗书画印”功不可没。

  水墨漫画虽是小品,画好不易,除了笔墨紧追时代,融会画理,勤学巧练,还要将学习力与感悟力结合在一起,在个人修养上下一番苦工夫,方可能做到有所突破、有所创新、有所成就。

书画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央视画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