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觉醒与绽放——当代中国女性绘画的新视角

资讯 美术报 2020年03月10日 16:4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罗颖 清供系列·十五 绢本设色 2014年

罗颖 清供系列·十五 绢本设色 2014年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在2020年不平凡的春天里迎来了阳春三月“妇女节”。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不仅经济建设高速发展,文化艺术也如春天般万物生机勃发,一派生机盎然。当代中国女性艺术发展犹如春来花开别样红,亦为今日中国画坛带来了一抹靓丽重彩。

  女性画家登上艺术舞台

  当代的中国女性艺术家在各个艺术门类中都有活跃的身影,不仅在传统的国油版雕,在新兴艺术媒介也大显身手。中国女性艺术家已经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由于成长、求学、文化传承、生活环境、审美特性的因素,她们渐渐从题材选择、图式表达、内容意蕴等方面形成了共有特征:作品的形象叙述为主,“小”题材颇多,更注重表现内心的情感,即使作品中表现女性形象,相对于男性艺术家,更多的是内心细腻情感的表现。这些表征尤其显现在中国当代女性绘画中。

  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中,女性绘画一直处于低位,不为世人看重。清代汤漱玉所著的《玉台画史》可谓第一部专门记述女性画家的美术理论书籍,记录了自舜妹画嫘始至清代女性画家数百人,但是其中声望高、对美术史有影响的凤毛麟角。在记述中,对一部分画家泛泛而谈,且所记录的女性画家在绘画的题材上亦有很多局限,多以花鸟见长。自明末清初,在以袁枚的“性灵说”为首的一批学者所倡导的观念影响下,出现了一批闺阁画家,其中甚或有以创作山水画售卖为生者,但是绘画总体上都未脱离文人画的审美范畴。20世纪初,潘玉良、李秋君、李青萍、孙多慈等一批女性画家登上艺术舞台,这些艺术家在中国的近代绘画史中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她们教书育人、绘画创作、参展出版、风格多样。但因社会环境、传统思想、生活环境和个人经历等,在创作上仍有一定的局限。1949年后,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女性地位随之得到显著提升,新的教育制度确立使更多的女性有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在此背景下,从事绘画的女性艺术家逐渐增多。由于社会环境的影响,这一时期至上世纪80年代初,大多数艺术家的创作以现实主义绘画为主,讲究基本功,具象写实,题材风格较单一。自8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西方多样的艺术思想涌入,国内艺术创作思想与形式呈现多元化趋向,在过去的30多年艺术发展历程里,女性艺术家们逐渐在探索中,由起初的对传统一味传承或者对西方艺术的照搬、模仿,逐渐形成了继承与突破传统、吸收与借鉴西方艺术、具有较成熟多样的自我画风的总体特征,而女性艺术家亦成为了一个不可小觑的群体,她们有专职的艺术家也有就职于各类学校或者艺术研究机构者,以女性特有的审美意识和创作精神影响着当代中国绘画的发展。

  水墨见证女性艺术家成长

  文学家往往以“女人如花、女人似水”来描述女性的形态、心思、性情,恰恰是这样,造就了女性画家以女性特有的敏感与独特眼光来感悟生活、观察世界、表现世界:柔美性情,自然洒脱,浓淡相宜,浑然天成,笔墨韵味,相得益彰。以水墨艺术为例,女性画家在水墨创作上似乎比男士们更得心应手一些。百年中国画发展变化之大其标志之一就是:女性杰出画家不断涌现,譬如:20世纪初的方君璧、关紫兰们,似乎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从不去高举“使命”之旗,然而在不经意间却也为女性艺术家在画坛获得了一席之地。

  女性画家的优势在于细腻的心理感受,她们在汲取传统笔墨营养的前提下,着力化解传统范式,从中寻找与当下体验相契合的因素。在色墨情绪性的发挥中,内心的敏感情愫有效地介入现实生活中,并表达出来。她们的作品中,水墨色彩的渗化营造出了极具个性张力的空间意蕴和结构意蕴,表现了具有独特视角的她们对生活的理解、对现实的感受以及对精神的追求。女性画家也没有禁锢于所谓的社会身份和性别的讨论中,而是从自身的喜好和情感出发,在自由状态中找寻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

  当代中国女性水墨艺术家首先是由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前后的“50后”和“60后”群体为先锋,毕业后以优异的学习成绩和创作成果到艺术院校任教或到专业艺术机构继续从事创作。如纪京宁、潘缨、韦红燕、靳卫红等,她们在接受周思聪现实主义主题创作的艺术影响之时,也在新的美术思想驱动下,逐渐转入当代水墨艺术语境的探索,她们新颖的水墨表现语言和水墨艺术图像的成功尝试,也深深影响和带动了她们的后学和晚辈——“70后”“80后”以及新晋的“90后”当代水墨艺术家的成长和发展。

  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主力和新锐力量,正是“70后”“80后”艺术学院新方阵中的出众者。在清一色的学院艺术教育的背景中,高学历的女性水墨艺术家比例日益多了起来,艺术院校的女硕士、女博士比比皆是。她们的当代水墨创作的主题词:一是酷,二是时尚,三是小清新。如果说“60后”女性水墨艺术家在其创作时还有些受中国画传统的羁绊和羞涩之感,那她们之后的女性水墨画家则是少了诸多精神层面羁绊负担。伴随着的是艺术院校扩张,毕业生连年增长,职业画家日益增多,艺术市场压力日趋加大。“70后”“80后”女性水墨艺术家自身面临的诸多新的社会现实问题,也就直接体现在了她们当代水墨创作里,一方面在创作里表现她们的现实生活,反映她们真实感受;另外一方面也有迫于经济压力与艺术市场接轨的“当代水墨制作”。但凡有作为的女性艺术家坚守学术在先,坚持艺术创新,还是能够出类拔萃,傲视群芳。众美术学院中优秀的女硕士、女博士画家在近年的当代中国画作中渐渐消减先辈的画风影响,日趋提炼出与当下契合的艺术个性和自我的水墨艺术样式。

  当下谈论中国女性艺术,已不再是女权主义话题范畴,因为昔日的女性多为被消费的对象,而在当今消费世界女性已经成为毋庸置疑的消费主体。关注当今世界发展变化,不可不关注当代女性的发展变化。关注当代中国艺术,那就必须关注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她们正以一种自信的姿态去内省自我,成熟和理性地为我们来带一种全新视角。中国女性艺术家对自我、身份以及智慧的自信,便是她们内在力量的觉醒和绽放。中国女性艺术家在展示出一种不同于男性艺术家的经验方式、感知方式及思维方式,这种新的差异成为建构当代女性艺术的基石,也正是在这种“基石”之上,当代的中国女性艺术才突出体现出一种独立的美学品格和精神指向而大放异彩。(杨维民)

书画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央视画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