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央视艺评】陈履生:我与中国汉画学会

央视艺评 来源:央视网 2019年09月04日 14:1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陈履生

特邀艺评人: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

面对中国汉画学会走过的30年,对于我们每一位参与其中的人来说,30年真是弹指一挥间,如流水一般从我们眼前流过。在这过去的30年中,我们从来自四面八方的不同单位和不同的领域中相识,特别是有许多来自最基层的专业工作者,彼此尊重,相互提携。我们一起见证了中国汉画学会的发展和壮大,同时,我也从各位老师和专家那里学到了很多,得到了他们很多的支持与帮助。

中国汉画学会会徽

中国汉画学会会徽

       30年之前,在汉画研究业内还有那一次重要的南阳会议,这是不能忘记的。因为南阳会议几乎是一次“集大成”的会议,少长咸集,凡是从事汉画研究和相关工作的基本上都到了。其重要是因为汉画的研究者、专门家或相关者的第一次聚集。万事开头难,表现在南阳会议上是没有依照,没有先例,大家聚到了一起,人不分东西,学不别高下。热情、严谨、认真;既有宏观高论,又有细节考证。大家感受到了改革开放对于汉画研究的促进,也看到了改革开放以后的学术繁荣对汉画研究的影响。因此,在那次会议之后就有了成立一个专业组织的萌芽。所以,对那一次会议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

《神画主神研究》是我出版的第一本书,1987年由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神画主神研究》是我出版的第一本书,1987年由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尽管那时我还很年轻,可能是南阳会议代表中最年轻的,或者是最年轻的之一二。那时,刚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分配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不久,能够忝列如此专业的群英会之中,感到非常荣幸。能够参加南阳会议只是因为我的硕士论文写了与汉画相关的内容——《论汉代神画中的两对主神研究》,而这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关于汉画研究的学位论文。我在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认为应该厘清神话与神画的关系,重要的是确立神画的存在;而在神画与神话谱系中的伏羲女娲和东王公西王母,有着图像辨识系统的内在关系;汉代神画在汉代艺术中是特别的内容,也具有特别的意义。

《神画主神研究》的扉页。该书的责任编辑和装帧设计为方振宁先生

《神画主神研究》的扉页。该书的责任编辑和装帧设计为方振宁先生

从1982年开始的论文选题,到1985年初完成并通过了论文答辩,对于我的学术人生来说是特别的时期,专注、专门、专题、专一。虽然那个时期从事汉画研究的专家很少,而在美术史的研究范围内,感兴趣的人多,而着力的人少;学科范围的狭窄也影响了专业的学界影响。回想那个时候,能够有硕士学位的与会者并不多,屈指可数,不像现在博士都已经很普遍。作为一位后学,我看到了许多在当时并不多的文物考古杂志中经常出现名字的那些专家。那个年代,关于汉画研究的文章也不多,而汉画研究的作者也就是那么几位,寥若晨星,因此,他们在业界的影响是难以言喻的。他们经年累月的在墓葬发掘、考古、研究中付出很多,给汉画研究奠定了基础,带来了新的天地。

正因为有了这些早期的汉画研究和学者的带动,使得汉画研究的队伍逐渐扩大,这也就有了30年前中国汉画学会在河南商丘的宣告成立。无疑,对于30年前的商丘会议已经记忆模糊,而那个时候的相关资料的保存也不尽完善,因此,在点点滴滴之中所透露出的那时候的信息,我们今天都会感到非常之珍贵。所以,当今年4月在位于无锡惠山区前洲的冯其庸学术馆中看到有着30年历史的那张成立大会的照片,也只是仿佛和依稀。只能说大致就是如此。5月,为了30周年庆典的筹备而再度去商丘,看到商丘博物馆新馆,那过去的印象就更加模糊,或者是荡然无存。看来连接这30年的只有汉画和中国汉画学会了。

30年前的今天,我们因为中国汉画学会而聚到了一起;因为有了中国汉画学会,我们一起走过了30年。我们没有经历风雨,都是顺风顺水,一路所经历的都是风景的绚烂。唯一遗憾的是,曾经和我们一起行走的队伍中的有些同人相继故去,每每都会带来我们的伤感,他们没能和我们一起看到今天又是一番新的少长咸集。

2002年榆林年会合影

2002年榆林年会合影

这之中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就是2002年10月的榆林会议。那是受命于“危难”之时,因为顾森会长出差在美国,难以主持本次会议,受他的委托,我作为本次会议的组织者,看到了大家的积极参与和共同努力。因为那时候去榆林的交通并不是很方便,而正因为它的交通不方便,对于绝大多数与会者来说,过去都未能涉足,都是第一次到榆林。而榆林的魅力正在于我们都没有成规模的见到陕北汉画像石的真迹,更没有实地考察那些遗址。对于榆林几乎是没有直观的认知,但是,大家都认为陕北汉画像石对汉画研究非常之重要,不可或缺。所以,那一次的年会在榆林的康兰英老师的积极努力之下,大家都非常满意。

正是有了学会同人对于汉画的这样一种共同的爱好,我们的每一次年会和理事会,都成为大家的期待。大家都像兄弟姐妹那样,像久别重逢的老友那样,热情相拥。我们面对各种学术问题,关于学术方面的争论和不同的观点,从来都没有停歇,并形成了很好的学术氛围。实际上在南阳会议的时候,学术的不同见解就已经开诚布公的表达出来。和而不同,这是我们的学术基础,这也是我们共同维系中国汉画学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立场。

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五届年会选举行一届理事会

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五届年会选举行一届理事会

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五届年会选举行一届理事会

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五届年会选举行一届理事会

中国汉画学会第四届和第五届新旧交替于2015年

中国汉画学会第四届和第五届新旧交替于2015年

2016年1月6日,三任会长合影于冯其庸先生家

2016年1月6日,三任会长合影于冯其庸先生家

时至今日,当中国汉画学会的重任落在我的肩上的时候,我更感念30年前那批老先生为汉画学会的创立所提出的倡议,更感念冯其庸首任会长对于中国汉画学会工作的一以贯之的支持和帮助。当然,顾森先生作为中国汉画学会的顶梁柱,承前启后,对于汉画学会的建立与发展做出了许多的工作。

2018年3月12日,“中国汉画大展”于北京山水美术馆开幕。

2018年3月12日,“中国汉画大展”于北京山水美术馆开幕

2019年5月12日,在时隔30年后为筹备30年庆典再次来到商丘。

2019年5月12日,在时隔30年后为筹备30年庆典再次来到商丘

与过去相比,过去20余年间的中国社会的发展,对于学术研究,对于群众团体等等,都是比较艰难的时段。因为那个时候,社会各方面对于学术,对于汉画研究的认识并不到位,因此,从博物馆、文物考古等诸多方面来看,都是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的力所能及,和今天的状况完全不同。过去的几十年间,开一次两年一度的年会,或开一年一次的理事会,都是非常的困难,不像今天是争先恐后的局面,排着队去争取主办权;而且每一次活动的规模越来越大,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我们把学术研究推向了社会和更宽广的公众的领域,让更多的人了解汉画,认识汉画,从而支持汉画研究的事业。从这一点上来看各地的博物馆中的汉画陈列,以及专业的汉画馆的规模和专业状态,就能够看出如今的中国汉画学会赖以存在的重要的社会基础,是如此的雄厚。

我们当珍惜来之不易,当感恩前人的栽树之功。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央视画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