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感受书籍“俭素”之美 “中国最美的书”亮相上海

展讯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22日 17:3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虫子书》内页

《虫子书》内页

【2017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报道】

走过熙攘的中央大厅,进入上海展览中心西一馆一间名为“理想书房”的展厅,可见二十余本“中国最美的书”正在展出。一同展出的还有2016年“瑞典最美的书”和“芬兰最美的书”。

“它们陈列在那里,就像几十位温文尔雅的中国君子”

尽管2016年年底当年的“中国最美的书”获奖名单就已公布,但相关书籍的展出还是令读者慕名而来。

展厅中,一套厚重的“大书”《中国精致建筑100》颇引人注目——100册书、200万文字、6000余幅图照,用中英两种语言介绍着中国建筑的精华。其中中文本书体柔软,书眉采用竖排方式,与横排的正文相映成趣,散发着传统线装书的韵味。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一本用60枚玉雕讲述《红楼梦》宝黛初会、元春省亲、晴雯撕扇、黛玉葬花等故事的书籍《红楼玉语》,封面运用了纸张的烫透特点,影调透露着玉石淡淡的温润。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全图版《茶经》,用细致的手绘一一展示着茶叶生产的历史、源流、生产技术以及饮茶技艺、茶道原理,字体灰度舒适、排版留白得当,恰似中国茶文化“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的精髓。

“它们陈列在那里,就像几十位温文尔雅的中国君子。”担任过“中国最美的书”评选项目评委、设计师吕敬人耐心为读者们分析着本届获奖书的特征,“当前中国书籍的外在与西方书籍较大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的整体气质是内敛含蓄的,是领略式的,是温、良、恭、俭、让的,试图引起人的共鸣。西方则更强调人为设计元素的运用,以夺人眼目。”

《虫子书》封面

《虫子书》封面

“对自然的热爱,是东西方最美书籍传达的共同理念”

从2003年开始,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创设“中国最美的书”书籍设计评选项目,至今已举办了14届。这一项目,最大的特征在于注重与国际书展的对接。被授予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的书籍将参与德国莱比锡书展年度“世界最美的书”的评选。从2015年开始,评委会每年都会借上海书展之机,邀请“世界最美的书”来上海,与“中国最美的书”一同巡展。今年参加巡展的是“瑞典最美的书”和“芬兰最美的书”。

参展的瑞典书籍中,《植物志》(Flora Supersum)运用魔幻式的大幅照片,展现花草的细节之美;《观察者》(OBSERVATOREN)运用山地环境中的照片和交叉路口,将读者引入一个关于山脉和漫长徒步旅行的故事;讲述家庭和社会关系的摄影书籍《无期》(No Date),从封面的彩虹箔到内页的印刷颜色,都借鉴了自然元素。

“芬兰最美的书”则包括散文诗、儿童课本、艺术家纪念册、宫廷摄影集、铅笔素描的战争主题连环画等书籍。

“书籍装帧与设计是将读者引向一本书的重要通道,好的创意会让一本书看起来与众不同,对吸引阅读有所助益。”瑞典驻上海总领事林莉(Lisette Lindahl)参与了巡展揭幕仪式,并这样阐释东西方书籍设计的共通之处——“尽管表现形式不同,但我们都极为珍视自然,花、草、树、木,鱼、虫、鸟、兽,都可成为表现一本书的重要元素。对自然的热爱,是东西方最美书籍传达的共同理念。”

林莉所注意到的,是现场的这些中国书籍:《历代名人咏树》——枯瘦的外观和质感与书的主题高度吻合;《花是不睡觉的》——排版留白多、文字少,小小的版心阅读感极佳;《又自在又美丽》——以紫罗兰为主色调的封面透着似有似无的花香。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吾心独以俭素为美”。芬兰驻上海总领事万伯阳(Kenneth Wahlberg)认为,尽管中西方秉承着不同的美学理念,但“俭素”(Simplicity)是大家遵循的共同原则。

“藏区民间所藏藏文珍稀文献丛刊”(精华版)

“藏区民间所藏藏文珍稀文献丛刊”(精华版)

共同寻“美”,探索何为“美”

“你看,2016年获‘世界最美的书’银奖的中国书籍《虫子书》通篇没有一个字,展现的是该书作者兼设计师朱赢椿每日与工作室各色虫子相处,观察到的虫子们在叶子上啃咬或纸张上爬行留下的痕迹,经过处理后形成一幅幅形态各异的‘作品’,具有了中国书法的气韵,妙趣天成。设计师吕敬人为西藏典籍设计的‘藏区民间所藏藏文珍稀文献丛刊’(精华版),则较为精巧,打开后像一本旧时的经卷。何为美?我们并没有一定的条框限制,而是鼓励设计师们天马行空、自由想象。”“中国最美的书”评选项目发起人、上海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祝君波这样向记者阐释“最美的书”的评选原则。

作为一个文明古国,中国书籍的历史源远流长,经典典籍浩如烟海。中国书籍的设计也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进入近代以来,在单色印刷时代,我们的书籍整体而言比较简约,让书籍丰富起来的方法是运用插图。鲁迅就曾经为自己的著作绘制了大量精美的封面和插画。彩色印刷普及后,随着印刷材料的日益丰富,我们的书籍经历了一个从注重金、银、铜等珍贵材料的运用,到更为重视书籍“整体美”的过程,追求内容与形式的精神契合,以及设计的恰如其分,祝君波追溯。

办了14年的评选,祝君波日益感到中国书籍设计艺术的明显进步——一方面,传承中国传统的美术风格,另一方面,融入逐步扩大的世界眼光。

“以《虫子书》为例,它是从3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600件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内容与形式既具有东方气质,又符合西方幽默简约的美学精神。”祝君波说。

据悉,由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主办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已有近百年历史,代表着当今世界书籍艺术设计的最高荣誉。这一奖项,每年设金字母奖一名,金奖一名,银奖两名,铜奖五名,荣誉奖五名,共计14种图书能获奖。我国自2003年送选书籍参评以来,已经有17种图书获“世界最美的书”奖,其中《梅兰芳(藏)戏曲史料图画集》《订单——方圆故事》获金奖。

搭建一个平台、沟通东西方文化,邀请国际同行来中国,寻找“美”,以及探索何为“美”,是中国作为一个出版大国,充满生机的文化气象,也是中国作为一个东方大国,具备的文化自信和文化底气,祝君波说。

本文图片均为“中国最美的书”评委会供图

 (本报记者 韩寒 颜维琦)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