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去世

艺术前沿 扬子晚报 2017年08月02日 17:1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傅家合影,后排右二为二石

傅家合影,后排右二为二石

傅二石先生

傅二石先生

扬子晚报记者惊悉,2017年7月31日13:05,著名山水画家、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因肺部感染医治无效,于南京去世,享年81岁。家人决定不设灵堂,一切从简,告别仪式将于8月3日在南京西天寺殡仪馆举行。

去年刚办80回顾展

画到最后“不那么像父亲”

作为山水画大师傅抱石先生之子,二石不免被笼罩在父亲的光环下,但他在继承父亲雄强博大、气象万千的山水画特点的同时,却又在笔墨运用上强调自己独特的风格。去年6月,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道法自然·傅二石八十艺术回顾展”时,他终于骄傲地说:我有了自己的面貌。“我父亲用他的绘画实践告诉我:作画要有个性。我的画从‘酷似父亲’到‘不那么像父亲’其时我已年近六十了。记得我在南京和北京举办七十画展时,同行们的评论说:‘傅二石的画不同于他父亲的,有了自己的面貌’而我自己尚未觉察到。现在看来,我得承认自己的笔墨是有了些变化,但这变化也并非都是好事。我知道,要想得到好的笔墨并非易事,因此往往会满足于‘一般的水平’。我的愿望是,八十岁以后会画得更好。这样才能不辜负伟大的祖国,不辜负精彩无比的造化,也才能不辜负自己的身份——山水画家。”

二石的夫人孙老师告诉记者,二石其实有好几桩心愿未了,其一就是庐山写生、黄山写生的系列都在整理中,本来他打算再出一批精品来深化自己的艺术追求方向的。二石之于家学,重在学养和精神的坚守,并非皮相的承续和复制。他的画作,难见“抱石皴”的影迹而另成体系。傅二石认为“山水画追求的是独特之美和新鲜之感。”

天性直率,诙谐幽默

曾披露与父亲的种种“不同”

难得的是,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在顺境中谦和温良,在困境中不怨天,不尤人,笑面人生。

他曾多次助阵扬子晚报迎春笔会。在与他的接触中,记者时时为其豁达乐观的心性所感染。有趣的是,他曾向记者披露自己与父亲的种种“不同之处”。原来,傅抱石一心想要个女儿,谁知接连来的两个都是儿子,于是他给大儿子起名“小石”,二儿子更是潦草应付起名“二石”,意思是“第二块石头”。更让傅抱石不“乐意”的是,傅二石从小就没少给父亲添乱。因为他在娘肚子里多待了一个月,生下来块头就比一般孩子大一圈,所以特别能打架。不停地被邻居告状,傅抱石对“二小子”厌恶之极,常常对朋友说:“这小子坏得很。”于是“傅家老二最坏”的恶名远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傅抱石最喜用喝酒助兴,来激发创作激情。但傅二石却喜欢听音乐搞创作。

“打假”不手软

去世前惦念着傅抱石基金会

孙老师告诉记者,傅二石的另外一个心愿就是为父亲分门别类整理不同时期的作品,已经整理好了,但尚未来得及出版。去世前,他也一直惦记着傅抱石基金会如何才能进入良性运作。

无论如何,父亲在他心目中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他所写《金刚坡的回忆》一文,深情记录了其父在抗战阶段携全家避难于重庆金刚坡,八年艰苦岁月,蜗居斗室坚持中国画创作并取得最初辉煌业绩的史实。种种难忘的情景使他耳濡目染、受用终生。而对于市面上出现的各种模仿傅抱石的假画,他从来“打假”不手软。他曾向记者披露,某次一位台湾人花大价钱买来了傅抱石的一幅“湘夫人”,二石一看,就知道是假画,仿造的是同样的一幅“湘夫人”。画面上的人物一如抱石原作:红领子、头发、飘带甚至旁边飘落的树叶一片两片三片,都与原作几乎一模一样。但在人物旁边,造假者创造性地加上了几棵树,但那树画得极其糟糕,画笔生涩而粗糙。至于旁边的题跋,就更加糟糕。“人物还能打个70分,树只能打个30分,这个字大概只能打10分了”,二石笑言:造假者也辛苦啊!这么一幅伪作,估计得有好几人合作才能完成。有的专门负责画人物,有的负责添景物,有的负责题跋,有的负责刻印章,还得有人负责做旧……每个环节都缺一不可。目前,这幅真迹仍然珍藏在郭沫若纪念馆。

傅二石一生弘扬傅抱石艺术,为传播傅抱石艺术作出重要贡献,特别乐于奉献、积极推动并主持傅抱石画作遗物捐赠国家等公益活动。傅氏兄妹连同自己的母亲罗时慧女士一起,曾将数百幅傅抱石精品捐赠给南京博物院,使之成为一笔巨大的社会财富。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