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张尔宾画展将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

展讯 来源:央视网 2017年04月21日 17:3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张尔宾

展览名称:张尔宾画展暨《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张尔宾卷》首发式

展览时间:2017年4月26日——2017年5月2日

展览地点:北京画院美术馆一楼、二楼

主办单位:北京画院、人民美术出版社

承办单位:北京画院美术馆、民盟中央美术院

张尔宾

画家张尔宾

张尔宾,江苏睢宁人,1944年生于南京,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民盟中央美术院理事、江苏省文化艺术研究员特聘研究员、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南京十竹斋艺术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南京昆曲社艺术顾问。张尔宾的卓尔不群,在醇厚、谦和之下透着文人的清傲,洋溢着绘事者的才气。现代山水画要抓着几个 要点:第一要讲究笔墨,第二要有生活,第三要反映自身风格。他先后师从许公泽、钱松嵒、林散之、高二适、亚明、宋文治等名家学习诗文书画,经受过严格的传统文化和传统绘画技法训练。他笃信“转益多师是吾师”的信条,对宋、元、明、清诸家的认识特别是沈石田、石涛、石溪、八大、程邃,以及以龚贤为首的金陵八家等大师的作品心摹手追,对近代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大师的作品也悉心研究。他还足履名山大川,到真山真水中领悟真情,以先贤为师,以造化为师,力图融会贯通,自辟蹊径,因而形成了蕴厚含蓄,灵动多变的个人风貌。他在石涛、程邃的作品中得到更加充分的“自我显现”。

此次展览汇聚他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四十余年间的水墨山水作品50余件,其中多幅作品为首度亮相。同时,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张尔宾卷》也将于展览开幕式上首次呈现。

尚辉为《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张尔宾卷》作序。

张尔宾的山水画:苍茫与秀润

尚辉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术》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

初识张尔宾,是通过他的《金陵山水名胜五十景》,江南烟雨,满纸淋漓,这是金陵人画金陵景。熟悉之后,方知他是苏北人,血液中依然流不尽彭沛人的豪放与激情。北人南生,他的个性中本就潜藏着刚柔两面特质。

20世纪50年代的山水画家一直面临着传统笔墨规范怎样进入现代视觉表达或现代视觉图式如何采用传统笔墨语言的课题。如果说前者针对的是传统画家,那么后者显然指认的是现代画家。因为对于20世纪40年代后出生的画家而言,笔墨始终是作为一个问题而存在的,即他们成长的年代,所谓传统笔墨的精妙因他们书法功底的薄弱而大打折扣。因此,如何在现代视觉表达中纳入传统笔墨语汇是现代中国画家的主要课题,也是他们成功的关键。

张尔宾的山水能够从容地与现代山水时尚区别开来,就在于他笔墨功底的深厚,就在于从他的笔墨语言中可以读出历史的厚度。他不是博采百家(实际上任何有个性的画家都难以博采百家),而是根据自己的个性喜好,近取黄宾虹、傅抱石,远泽石涛、程邃。在张尔宾的书学历程中,对他产生直接影响的先是民间书师许公泽、李味青,而后是钱松嵒、宋文治、亚明、林散之和高二适。林、高是20世纪书法的高峰,他们的耳提面命使张尔宾较早地领悟中国艺术的最深层面,这对于他以书入画、增强笔墨内涵等都起到了重要作用。而林散之又是黄宾虹的高足,通过散翁,张尔宾直入传统堂奥。

张尔宾作品

张尔宾作品

张尔宾作品

张尔宾作品

在深入研习黄宾虹的过程中,他逐渐掌握了用笔的“平、留、圆、重”和用墨的“浓、淡、泼、破、积、焦、宿”,由此他的笔墨开始深入传统的范式。散翁曾在张尔宾学习黄宾虹山水作品中题跋“粗笔细画,细笔粗画,筋骨血肉俱备,方为佳作。尔宾学画甚勤,理法亦甚明,如循步前进,可望成就”。

所谓“粗笔细画,细笔粗画,筋骨血肉俱备”,就是指笔(筋骨)和墨(血肉)之间的辩证关系。于是散翁又在此作题识:“作画宜黑白分明,书法计白当黑,画亦如此,能领略黑白二字,思过半矣,尔宾好为之。”散翁连续两次在尔宾同一作品中题跋,实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毕竟张尔宾研习黄宾虹山水颇传其神髓,得其浑厚华滋之韵致,又练就了笔精墨妙的腕底之功。

从其禀性来说,他可能更偏重枯笔一路的用笔。于是,他在石涛、程邃的作品中得到更加充分的“自我显现”。他曾在一幅仿程邃笔意的作品中题识:“程青溪赏题目龙半千画云:画有繁简,乃论笔墨非论境界也。北宋人千丘万壑无一不简,元人枯枝瘦石无一笔不繁,通此解者其半千乎。”张尔宾虽是转述,却也表明他对笔墨超越造型、结构而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认识。实际上,他从石涛、程邃那里得到的正是超越了造型结构的枯淡苍老的笔墨个性,这种笔墨个性才是驾驭在图式意境之上的最高境界。

张尔宾作品

张尔宾作品

张尔宾作品

张尔宾作品

作为20世纪40年代出生的画家,张尔宾的人生态度、价值判断都不可能恢复到文人山水画的文化生态中,更为重要的是,他不能回避现代视觉资源和现代审美心理的影响。现代山水画的造型、结构和层次等视觉形式方面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会对传统笔墨进行整合。在这方面,钱松嵒给予他的启发最大,钱的《红岩》《常熟田》都是用现代图式整合传统笔墨的典范。因此,从张尔宾的作品,特别是金陵名胜、鄂西纪游和风情等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对地域时空和人文环境的关注,看到他对感受真实性的尊重,看到他的山水在意象化的营构中体现出的一种视觉真实。他的笔墨语言就在和这种深刻的现实感受和真实的视觉表达反复艰难的对应组合中凸显出来,他将石涛、程邃浑茫苍辣的秃枯之笔糅入黄宾虹、钱松嵒秀润华滋的墨韵层次,既有粗头乱服的苍拙率真,又有华滋深厚的润泽充沛,笔墨层次显得特别丰富沉郁,在图式上具有山水时空的写实性而非虚拟性,强调特定视角的空间表达,以平中寓奇或雄奇磊落的结构显现自然鲜活生动的细节,富有一种真切感人的魅力。尤其是近年来,他在艺术创造中,积几十年的学养与胆识,图式上化繁为简,笔墨中苍润并重,形成了独特的艺术语言,他的境界也从荒寒、萧散、冷寂过度到平和、充盈、瑰丽之中,体现了切近人生的审美情怀。

当然,作为朋友,我相信张尔宾的创作在现代图式和传统笔墨的相互整合之中,能够独出机杼地形成自己独特而鲜明的艺术风貌,并将会呈现出一种更大的格局和气象。而任何艺术家的创作道路都是由自己的性格和个性选择所决定的,对于朴实、淡泊、沉潜的张尔宾而言,苍茫与秀润正是他气质、禀赋乃至人生际遇最忠实的显现。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