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北京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焦点问题透视

艺术前沿 新华社 2017年03月30日 09:5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新华社北京3月28日电(记者 李斌 孔祥鑫 张漫子 罗晓光)近年来,北京历史文化名城进入了“全面保护”的新阶段。记者调研发现,这张历史文化遗产“金名片”的铸造,还有一些焦点问题亟待进一步重视和解决。

认识问题:“必须从历史和世界两个维度中去衡量”

“将北京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作为‘金名片’提出来,这在历史上没有过。”回首共和国成立60多年来北京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历程,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至今仍对“金名片”的提法感到十分振奋。

“从初步认识到局部探索再到整体布局,‘金名片’的保护历经文物保护、名城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保护3个阶段。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崭新的时代。”孔繁峙说。

绵延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是人类历史长河中唯一没有干涸、没有断流的文明。留住文化根脉,才能守住民族之魂。

“必须从历史和世界两个维度中去衡量,才能更加准确理解‘金名片’的含义,才能理解它的独一无二性。”北京市规划国土委副主任王玮认为,“北京的城市发展史就是一部完整的中国城市发展史。站在世界的角度,中轴线贯穿、棋盘格状的城市格局以及胡同肌理,同样举世无双。”

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王凯看来,对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应该上升到文化自信和民族精神的高度,“历史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底蕴。要想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中国特色,历史文化是最鲜明的标签。”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呼吁,必须“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历史文化遗产。

合力问题:尚需进一步调动利益相关方的积极性

“金名片”的“含金量”,突出体现在文化价值上。

“历史文化名城全国有100多个,但北京的文化含量在于它是多朝古都,其作为世界著名都城,展现出的中华民族文化内涵与城市整体构成了熠熠发光的‘金名片’。”孔繁峙认为。

“此前,我们的城市规划缺乏一种文化规划视角,而基于这一视角的适宜性开发原则更有助于文化价值的保存与提升,这不仅是建筑遗产保护的首要目的,也是保护的重要手段。”北京建筑大学教授秦红岭说。

然而,记者在调研中发现,虽然近年来北京在旧城保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整体来看旧城风貌仍大有潜力可挖,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任务仍很艰巨。

从文保院落腾退、修缮与合理利用,到地下文物保护;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到优秀近现代建筑与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再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专家指出,虽经多年探索,一项项名城保护的具体工作尚需进一步调动利益相关方的积极性,形成全社会参与名城保护的合力。

“历史资源是财富,不是包袱。我们此前一直视‘财富’为包袱,所以尽管进行了保护维修抢救,但城市古都风貌的破坏却在加剧。”孔繁峙说,名城保护要更新观念:保护也是发展,恢复北京旧城是更高层次的发展,是一种传统文化的回归。

投入问题:“不仅要算小账,更要算大账、远账”

投入问题,某种程度上也是认识上的一种折射。

“对于历史文化遗产而言,投入上看你是算今天的账还是算明天的账,如果只算今天的账就赔死了。”王凯说,“对北京历史文化遗产这张中华文明‘金名片’的保护,不仅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文化账、政治账;不仅要算小账,更要算大账、远账。”

根据“十三五”期间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和新要求,2016年,在文物及历史名城保护工作方面,北京修订文物资金管理办法,开展主题性文物修缮,加大对核心区、“一轴一线”“三大文化带”等投入力度,进一步完善相关财政管理体制。

文物是文化的载体。自2012年起,北京市委市政府决定设立“文物及历史文化保护区专项资金”,每年投入10亿元,支持市属和区县文物保护项目。

“经过几年努力,北京具备条件的文物保护单位,大都得到了修缮。”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于平说,这笔资金更多投入到了文物保护与修缮工作中,用于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的资金明显匮乏。

让旧城焕发生机,关键在于机制体制的创新。为进一步传承保护好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市文化局近几年每年投入1亿多元,取得了丰硕成果。

“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公众意识普遍在增强,保护水平普遍在提高。”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庞微说,“总体来说,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视程度还不够,投入仍有欠缺。非遗的保护工作涉及多个部门,如果把所有的投入加在一起,资金盘子将十分可观。”

机制问题:“一些地方或部门仍存在条块分割、各自为战的局面”

除了原有的老住户,这条街陆续搬来了一些很有设计感的小店……地处大栅栏的杨梅竹斜街经过多年的有机更新,已经成为北京一条有名的文化街。

“怎么道路又翻开了?你们能不能管一下?”前些日子,杨梅竹斜街上,不知哪个部门又翻开了道路进行施工,这让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济安堂王回回狗皮膏药的第21代传人王秀仁忍不住了,她告诉前来探望的北京广安控股大栅栏琉璃厂文化发展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贾蓉。

“在保护工作开展过程中,一些地方或部门仍存在条块分割、各自为战的局面,且存在权责不明或执法不严等现象。”北京规划国土委副主任王飞说,目前已有的政策、机制、法规还不能满足名城保护的多样性和差异性需求。

“目前文物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不合理占用问题,有的是居民占用、私搭乱建严重,有的是多家单位占用、责任不清,保护修缮难以落实。”北京市东城区提供的一份材料这样写道。

“城市空间的改造是在多方利益的纠葛中前行的。责任单位应立足长远,以城市的品牌增值作为考量出发点,从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的角度谋划长远发展。”秦红岭说。

整体问题:“‘金名片’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名片”

通州,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2017年年底,北京四大市级机关和相关市属行政部门有望启动搬迁。

正如吴良镛先生多年前所说,北京的新城建设好了,形成首都新景,是首都的光荣,但仅此还不能完全形成大器。“新城”“副中心”建设好了,代替不了旧城。

历史城区是城市发展之源、城市文脉之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中,有半数以上属于历史城区或历史地段。从罗马到伦敦,从巴黎到斯德哥尔摩,历史城区既保持完整的历史风貌,又具有现代化的生活设施,成为令人向往的文化圣地。

建筑师吴晨认为,进行城市复兴,一大难点在于旧城存在相当一部分的社会问题需要总体统筹和兼顾社会公平,考虑居民权益、文化传承、物质空间的宜人舒适、基础设施的更新与改善,并在使用上符合现代商业的需求。

北京历史城区又称北京旧城,面积约62.5平方公里。“‘金名片’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名片,应该涵盖旧城的全部。”王凯说,这也是北京历史文化整体价值的体现。

全国两会上,单霁翔曾提交《关于抓住首都功能疏解契机加强历史城区保护的提案》,建议坚持“四个中心”的城市性质,突出首都核心功能在历史城区中的地位,完善中央行政区在历史城区中的空间组织,进一步合并历史城区内的行政区,缓解城市建设带来的发展压力,减少历史城区功能混杂带来的交通、环境等方面的问题。

  • 资讯
  • 看展
  • 视频
  • 插画
  • 设计
  • 专题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