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开启非遗保护工作新的里程碑

艺术前沿 中国艺术报 2016年12月09日 16:3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12月7日,大雪,这是“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成功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后迎来的首个节气,“这个时节,雪往往下得大,范围也广,北方有喝红黏粥的习惯,南方家家户户则忙于腌制过冬腊肉……”“二十四节气” ,不仅昭示着一年中时令、气候、物候等方面的变化规律,背后也连结着很多有趣的民俗。

“2013年,经过组织专家论证,以最具有中华文化典型性、代表性为标准,我们在14个备选项目中遴选出‘二十四节气’作为2015年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遗代表作名录的首选项目。随后委托中国非遗保护中心牵头开展了对该项目申报材料的评审、论证和完善工作。 ”文化部非遗司巡视员马盛德在日前文化部召开的“二十四节气”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二十四节气”成功列入代表作名录过程。在他看来,“二十四节气”是我国农耕文明的优秀代表,影响力覆盖全国,其跨民族、跨地域、跨涉不同文化类型,涉及多个学科,在我国申报历史上是比较少见的。如何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 (以下简称“ 《公约》 ” )框架下精准地表达这项遗产,提高其可见度,是非遗保护工作者的历史使命与职责。“历时一年的筹备过程中,非遗保护、天文、历法、民俗学、农学等领域的专家积极贡献智慧,相关社区、群体团结协作提供支持,每一次论证,都在《公约》及其《操作指南》 ‘列入标准’的指引下将遗产的内涵进一步深化;每一次修改完善,都为成功申报奠定了基石。 ”

此番“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的背后,经历了一段艰难曲折的路,很多人为此付出了辛勤的努力。“申报材料有明确的专业和技术要求,在规定字数、视频时长、及图片数量范围内,既要全面体现‘二十四节气’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价值及存续与保护的相关情况,又要符合《公约》的理念和表述习惯,还要通俗明了,让事先不了解该遗产项目的人准确认知。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罗微告诉记者,有时候看似简单的申报表格,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收集资料、精心构思、反复论证、逐字逐句逐画面精心打磨,“但现在看来所有付出都值得” 。

目前,包括“二十四节气”在内,我国总计有31个项目列入代表作名录, 7个项目列入急需保护名录, 1个项目入选优秀实践名册,总数居世界第一。“ ‘二十四节气’列入代表作名录,是我国非遗申报工作的又一项重要成果,体现了国际社会对‘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与实践’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以及将文化融入社会、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发展趋势。 ”文化部外联局副局长翟德玉说。“ ‘二十四节气’列入代表作名录,进一步增进了海内外华人的文化认同与自豪感,提升了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 ”马盛德亦如此表示。

然而,他们同时认为,申报成功并不是使命的终结,而是非遗保护工作的又一个里程碑。据翟德玉介绍,名录申报和定期报告是《公约》框架下开展国际合作两个并行的机制。名录申报是为所有缔约国搭建一个国际化平台,从整体上提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可见度,深化国际社会对保护非遗重要性的认知,促进文化对话。同时,教科文组织更加强调,缔约国提交定期报告是梳理和评估履约效果、交流和分享非遗保护经验的重要方式,以便共同应对挑战,制定各自相应战略。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名录申报绝不应仅仅止于申报,还有更多的义务和责任需要去履行,“ ‘二十四节气’列入代表作名录已经迈出国际合作的第一步,接下来如何在国际化语境下,扎实做好各项保护工作,履行申报时的承诺,任重而道远。 ”

据中国农业博物馆研究员王应德介绍,为确保“二十四节气”的存续力和代际传承,在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的直接领导下,由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作为协调单位,中国农业博物馆作为牵头单位,协同相关社区、群体于2014年5月成立“二十四节气保护工作组” ,联合制定了《二十四节气五年保护计划(2017—2021) 》 ,并共同约定了彼此的责任和义务。河南省登封市文化馆、内乡县衙博物馆、衢州市柯城区九华乡妙源村村民委员会等文化馆、相关社区,将建立并依托“二十四节气”传习基地,结合富有地域特色的仪式实践和民俗生活,开展相关调查、传承和宣传活动,使这一传统知识体系得以存续。以中国农业博物馆和中国民俗学会为代表的社团群体长期从事“二十四节气”的相关文献、传统知识及民俗实践的保存和研究工作,将为该遗产项目的保护提供智力支持,分别负责征集、收藏、展示和研究、宣传、弘扬等工作,承担起专业机构和专业学会的责任。

此次除我国申报的“二十四节气”被列入代表作名录外,还有32个项目列入代表作名录, 4个项目列入急需保护名录。可以说,各国都在为本国的非遗项目“奔走呼号” 。近年来也不乏一些国家在与我国某些相似或相近的项目上积极申报,针对此种情况,很多人呼吁尽快申报此类项目,以免被“抢先”“抢注” 。对此,马盛德表示,在《公约》框架下的申报工作,是践行《公约》精神,积极开展非遗领域国际间交流和对话的措施,是提高可见度的“共享”而不是“商标注册” ,并不是说一个国家申请了某项非遗就等于拥有了该项目的所有权。“别国申报成功,自家的遗产就成了别人的” ,这种心态走入了误区。按照《公约》相关规定,缔约国都有将其领土上的某项非遗申请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的权利。对于两个遗产国家共同拥有的同源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每一个国家均可以单独申报,如果列入代表作名录,也不妨碍其他的国家再次单独申报。

同时,联合申报也是近年来提倡的做法,“在联合申报和保护方面,我国已经有了有益的实践。2005年我国与蒙古国联合申报的蒙古族长调列入代表作名录,两国还建立了联合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合作机制,定期召开工作组会议,开展交流互鉴。这充分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高度重视,以及对文化多样性及人类创造力的认识和尊重” 。在马盛德看来,同源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可能在传承流变中形成新的不同的特质。尊重遗产在适应各自环境中所呈现的特质,在地区间的交流和对话中增进了解、促进对遗产源流及发展方向的深入研究,是我们保护、弘扬遗产应秉持的正确态度。

央视画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