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央视画廊艺课艺评艺讯看展专题

郑簠:清代碑学运动先声

艺术前沿 中国文化报 2016年08月03日 10:0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隶书诗轴 郑簠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藏

隶书诗轴 郑簠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藏

贞堂

隶书至汉以降,逐渐被楷书取代了其实用价值,直至清代才又出现新的转机,不仅擅隶书者相对增多,同时在技法上也开始对汉代隶书进行发掘和研究,而郑簠正好是这一时期的书家之一。

郑簠(1622—1693),字汝器,号谷口,上元(今江苏南京)人,是活跃于清康熙年间的书家。他学宋珏隶书二十年,又北上山东、河北寻访和摹拓汉碑三十余年,终趋成熟。前人评其曰:“及至晚年,醇而后肆,其肆处是从困苦中来,非易得也。”

郑簠素来作书精勤,态度认真,其弟子张在辛于《隶法琐言》中言:“先生作字正襟危坐,肃然以恭,执笔在手,不敢轻下,下笔迟迟,敬慎为之。”而这幅藏于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郑簠书法轴内容为晋傅玄所作《前有一樽酒行》,原诗为:“置酒结此会,主人起行觞。玉樽两楹间,丝理东西厢。舞袖一何妙,变化穷万方。宾主齐德量,欣欣乐未央。同享千年寿,朋来会此堂。”而诗中“丝理”被郑书为“丝竹”,不知是版本之讹还是笔误,俟考。然此并无碍这件作品的妙处,其妙处有三:一是作品中体现出的新理异态。于郑之前,隶书的用笔平直古板、结体整齐均匀,而这幅作品用笔有轻重的主次变化,融入草书的疏劲笔意。如“絲”“萬”等笔画的牵丝连带以及尾笔飞白的舞动,皆有草意。二是作品章法上字距宽疏、行距紧密的布局规律,气息面貌富有书卷气息,此常被唐以后多数写隶书者所忽视,而这也是令他成为清代碑学运动先声的原因之一。三是这件作品于“三月上巳”所书,以此诗记,可想当日他与友人流杯曲水饮宴之状,颇有书外情境。

清方朔《枕经台题跋·曹仕碑跋》云:“国初郑谷口山人专精此体,足以名家。当其移步换形,觉古趣可挹。至于联扁大书,则又笔墨俱化为烟云矣。”《史晨碑跋》云:“本朝习此体者甚众,而天分与学力俱至,则推上郑汝器,同邑邓顽伯。汝器戈撇参以《曹全碑》故沉着而兼飞舞。”由此可见郑簠是偏爱《曹全》和《史晨》的,的确,在郑不少作品中其书法结体秀雅,皆带灵动飘逸之风,尝有学者形容他用笔收尾的波磔像长袖善舞,面貌姣好的女子,轻轻一挥便飘进了《曹全》入了《史晨》,把汉碑的两种石刻碑美的极致即刻化成历史的烟和云。而此轴似乎不同以往,整体少了些俏丽和跳荡之姿而多了些雄浑沉厚之气,在结字更为端庄方正以及紧凑,这亦是在汉隶的基础上求新求变,也反映了郑簠老而弥坚的艺术追求。

央视画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